痛心!英语大师逝世!他穷其一生,让中国人用英语打开世界大门

他一生都在追求一件伟大的事情,不是追求名利,而是愿意默默无闻。

这样的前辈和领导人应该被永远铭记。

授权转载自:洞察视觉微信号:weinsight

原作者:一颗甜牙水晶

就在昨天,坏消息来了。张振邦,中国英语大师,著名外语教育家和语法学家,上海外国语大学前校长,因病去世,享年101岁。

如今,当名人婚姻和减肥的话题经常成为热门话题时,张先生的离开似乎并没有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任何轰动。

但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

没有他

没有像我们现在这样权威的语法教科书。

没有他

没有成千上万的英语人才可以被培养

当今,高校英语教学发展蓬勃。

没有他

中国学习英语的速度

也许他们会陷入停滞和混乱。

英语学习不会那么科学和严谨。

然而,张老依靠自己的努力,创造了一个新的英语语法系统——一个适合汉语的语法系统和通往世界的大门。

他的一生更加传奇:他学习了中文和西方,努力工作了一百年,把一生都献给了英语。

他的故事值得每个英语学习者记住。

十几岁时学英语

饱受战争摧残的世界里有许多书

张振邦先生的祖籍是安徽合肥,1918年出生于北京。

他的父亲在北京至奉贤铁路上工作,做过售票员、售票员,后来成为一个小车站的站长。

图为张振邦和他的父亲。

当时是清朝末年,铁路被视为西化。级别稍高的官员都是英国人。无论是报道还是度假,英语都不可避免地被使用。

然而,张振邦的父亲不懂英语,所以他不得不请人给他写信。写一张便条要花两美元,写一份更长的报告要花五美元。

正是因为工作的需要和花钱求助的尴尬,张振邦的父亲特别重视英语教育,并暗暗下定决心:

“我的孩子必须学好英语

否则,他们将永远无法前进。

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恰好,张振邦的曾祖父是李鸿章的私立学校老师,与李家关系很好。同时,李鸿章的家庭风格也尊重教师,重视教学。因此,他有良好的资源和人脉,这给了张振邦的父亲有条件找人辅导英语。

这幅画展示了张振邦年轻时的样子。

多亏了家人,还在上小学的张振邦很早就开始学习英语。

不幸的是,那个时代的英语教学,无论是在教材上还是在教学方法上,整体上相对落后,所以张振邦的早期积累基础相对薄弱。

然而,极具洞察力的张振邦在中学时期表现出了独特的语言敏锐度。他开始有意识地总结和归纳他所学的零散语法知识,形成了初步的语法概念体系,这也为他后来的“真正的英语学习”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1937年秋,张振邦被西北大学高级课程录取。该课程由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或副教授授课。他们给了已经努力工作的张振邦很大的帮助和灵感。

这幅画展示了张振邦年轻时的样子。

次年,张振邦被派往国立武汉大学(现更名为“武汉大学”)外语系学习英语文学,成绩优异。那时,他被认为是大学里最好的专业之一。

当时,中国仍处于抗日战争的困难时期。武汉大学暂时从武昌迁到四川乐山。它有一个非常丰富的图书馆和非常强大的教师队伍。

尽管张振邦正处于一个风雨交加的时代,但他知道学习机会并不容易获得。他非常勤奋,渴望学习。

张振邦的导师朱光潜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他要求学生彻底阅读《普通英语诗歌选读》,并认真背诵关键部分。用张的老话来说,“如果你不背,你会在课堂上感到尴尬。”

图为朱光潜。

除了“背书”等基本技能之外,朱光潜还教每个人尽可能多地翻译。例如,当查尔斯·兰姆写了一篇文章,朱先生会要求每个人逐字翻译。

然后当课程开始时,无论如何都会有十几个人在课堂上。朱先生将要求每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朗读自己的翻译。听完后,他会朗读自己的翻译。没有一个词可以粗心大意。

此外,由于朱光潜学习美学,张振邦帮助他编辑了许多相关书籍。

右图显示的是朱光潜。

此外,朱光潜说,要学习白英的中国文学,必须了解欧洲的历史。

因此,朱先生还专门介绍了武汉大学历史系的杨民鞭教授,指导张振邦研究欧洲历史,而张振邦花了两年时间研究欧洲历史的砖书。

当时,武汉大学外语系非常重视文学知识和素养的积累。张振邦的研究内容不仅包括朱光潜的普通英语诗歌,还包括方舟子的长篇英语诗歌,这些诗歌受到了高度的重视。除了希腊神话和莎士比亚,还有一些现代戏剧。

这幅画是方形的。

总之,对文学的严格训练为张振邦奠定了坚实的语言基础,有趣的是,这些经历激起了张振邦对学习语言本身的兴趣。

文学作品数不胜数,难以预测,但如果我们能掌握更多的普遍规律,这对理解文学作品并准确翻译它们将大有帮助。

就这样,194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英国文学的张振邦,在他心中点燃了学习语言规律的火花。

我的心在祖国的教育上。

他创造了一个新的英语语法系统。

毕业后的八年里,张振邦在母校担任助教。后来,由于俄语的地位,他超越了英语(一度被认为是帝国主义语言)。张老只能去安徽大学和安徽师范大学教授社会发展史。有一段时间,他对英语有点不熟悉。

直到1956年,上海的俄语学校才改为上海外国语学院,张振邦才被录用并调到上海及国外的英语系,与钟芳、杨晓时一起建立英语学科。

随着英语教学的进一步发展,张先生甚至意识到学好语法的重要性。他认为语法研究与英语教学密不可分。为了说好英语,一个人必须理解语法。

“重返旧业”固然令人欣慰,但在清理荒地的过程中,张振邦很快发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

传统的英语语法体系已经过时了

当时,中国人接触到的语法体系被称为j.o.nesfield英语语法(j.o.nesfield English grammar),有一本相对流行的语法书叫做《完整英语语法》。这两本书是英国人在18世纪根据拉丁语法体系发展起来的英语语法。

然而,语言从来就不一样。经过两三百年的发展,英语和拉丁语经历了一些不同的变化。许多书中的法律都不适用。“旧体制”的缺陷越来越明显,不适用于汉语课堂的英语教学。

张振邦想写一本适合中国人学习英语的语法教科书,但却苦于缺乏机会。

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到了!

那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刚刚吹响。站在改革前沿的上海成立了上海高校英语教材编辑团队。张振邦放弃了《纽约时报》的工作,作为外部世界的代表,毅然投身于教科书的编写。

虽然语法书在那个时候并不少见,相反,仍然有很多,但是他们互相抄袭,互相冲洗草稿。他们怎么能逃脱当时已经流行的张道真语法框架呢?

现在张振邦很困惑。他迫切需要创新,但他找不到突破。

然而,不需要努力就能突破铁鞋。英国文化委员会派了一名英语教师,带着伦道夫·奎克和杰弗里·尼尔·利奇写的《当代英语语法》。

图为张振邦、杨晓时和外国专家。

尽管国内学术界对这本书的新理论充满了批评,认为“大部分书都是无用的”,但张振邦却很好地利用了这些理论,并对其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认为语言发展的趋势是推陈出新。

因此,勇于创新、不怕批评的张振邦首先引入了一种全新的理论:限定词(限定词),限定词是出现在名词前面用来定义名词而不是形容词的词,包括冠词、指示词、所有格等。

当时,中国的总体环境公认甲、甲、甲、乙为文章。它认为名词前面有形容词和冠词,它不知道也不承认“限定词”的存在。

然而,张振邦借鉴了英国专家的理论,并作为中国第一个引入这一概念的人,扩展了他一度狭隘的学术认知。

图为张振邦参加学术会议。

可以说,高等教育在认知、全新理解和解构语法方面的突破意义重大,远远超出了概念本身,而张振邦在这方面的突出贡献最为突出。

除了限定词的概念之外,张振邦还与复旦大学张月祥教授一起引入了一个全新的英语动词系统。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他对传统英语时态的挑战。

图为张振邦和张悦翔。

人们过去认为动词无所不能,可以表达所有时态,但张振邦认为,动词不能独立表达未来时态,无论是将要还是将要成为动词的搭档。

这种新奇的想法起初并没有被接受,直到后来权威学者、南京大学外语系的范存忠教授等人出面支持。越来越多的人才意识到新制度是合理的。

第二本小册子出版于1979年左右,一份印刷了几十万册。出版社的经济效益也很好,学术评价也很好。《张振邦语法》终于得到了充分的认可。

然而,张老没有停下来。他继续努力,写了一部伟大的学术著作《新英语语法》,震惊、哭泣,令全国的英语专业学生感到悲伤。

这本书的第一卷于1981年正式出版,印刷了几十万册。下一本书出版于1983年,穿插了许多传统语法元素。

因为尽管传统语法已经过时,但它并不全是错误。张老认为改革不能完全脱离传统。我们应该尊重传统,大力改革,在两者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

当第一套新英语语法的写作完成后,上册和下册将合计约160万字,可以说是一部不可逾越的杰作。

这位痴迷于总结语法规则的年轻人最终想出了一套英语语法学习材料,至今已积累了330多万册,中年时对所有中国人都有好处。

正是这套语法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为许多英语学习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例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增强了语法意识,理解了语言规则。

然而,当张振邦在2018年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被问及这本语法书的杰出成就时,他只是简单地说:

“说实话,虽然我是《新高级英语语法》和《新英语语法教程》的主编,但实际上这是中外英语系一些老师集体智慧的产物。我只是一个推广者、组织者和汇编者。因此,这是无关紧要的。”

面对40年的艰苦学习和艰苦研究,张老没有为自己争光,而是为每个人争光。恐怕这是创造伟大知识和真正知识的领军人物。

他是中西研究的大师。

也包括致力于教学的老师。

在张振邦半个世纪的学术和教学生涯中,他一直与和平和谦逊相伴。除了绝大多数语法教材之外,在他看来,他只是一个“从事英语教学”的普通人,宣扬、教导和消除疑虑。

然而,张老并没有意识到他在教学和研究方面的许多辉煌成就对众多学生和中国高等教育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早在1965年,张老就提出了“听和说第一”的教学方法,顾名思义,就是加强“听”和“说”在英语学习中的地位。

这种教学方法明显不同于传统的“强化阅读”,受到了一些同行的质疑,但张振邦反驳道:

“我们中国人在家学外语。我们几乎没有机会听和说外语,这自然成为外语习得中的一个薄弱环节。因此,在外语教学中,听力和口语能力的提高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此外,张振邦还强调需要积极改革英语教材,引进适合英语口语发展的教材。

可以说,张振邦的教学哲学基本上关注的是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痛苦,因为即使在今天,当英语教学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时,口语仍然是中国学生的垫底项目。

老张振邦先生在上海和国外已经努力工作了60年。他不仅见证了上海和国外的历史变迁,也见证了上海和国外课程的逐步发展和壮大,而不仅仅是语言。所有这些都让他感到快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振邦先生已经教书多年,最重要的是学术诚信。张先生的原话如下:

“不要把别人的事情说成是你自己的,说实话。我的是我的;不是我的东西不是我的。我的许多东西都用于外国和中国的目的。它们是别人研究的产物。它们不是我的,也不是我的。”

另一方面,当前的社会氛围显然是别人创造的,但它必须被复制和“借用”。最后,必须宣布世界是一个人自己的杰作。这真的让人感到愤怒和羞辱。

张老正式退休后,他能够照顾好自己,但他仍然对一线教学感兴趣,不断质疑和提升当前本科英语专业课程的“实用性”。

“例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一进来,就必须了解对外贸易经济合作。还有一个基本的词汇,基本的语法结构,基本的东西,然后是更深刻的东西。

在你对这个领域有所了解后,毕业生将能够处理商务谈判和外贸谈判。例如,如果你学习法律或国际商法,你应该一进来就学习这个领域的英语,然后你应该能够和外国人一起上法庭。这种英语只有在一个人学会了以后去工作时才能使用。"

甚至在94岁的时候,张老就感受到了当时社会对汉语词典中字母词的争议。他撰写了当前的评论《也谈汉语词典中的字母词》,并为《文汇报》撰稿。他从未停止探索文化。

去年张先生100岁的时候,他还在上海瑞金医院写第二版《新高级英语语法》。他向他的搭档解释了什么没有完成,在哪里可以找到材料。另一方面,他断然说道:

"如果你想完成它,你会半途而废。"

商外英语学院教授李记安说:

“张先生是语法领域的领军人物,因为他已经重新梳理了整个语法体系。他的语法基础可以说是借鉴了许多优点,借鉴了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著名语法学家的理论,并将其移植到中国。”

最感人的是,从100岁到100岁,他们每天都要持续创作几个小时。因为他们不会使用电脑,他们有时用手写字。至于语法书中的例句,它们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出来的。

现在,王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所有那些新的想法和教导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我们像迷路的孩子一样,沮丧和心烦意乱。

拿着卷轴去找老师有一个空洞的愿望,听老师的建议更是终身难忘。

只要你学习英语

你应该记住这个名字

张振邦先生临死前说:

我没有什么特别优越的,也就是说,我坚定不移地有“三颗心”,即“奉献、责任和毅力”。

由于他的进取精神,他把在中国发展英语教学视为自己的职责,并努力工作了半个世纪,没有抱怨或遗憾。

因为这种坚定的责任感,他“回顾了十年,增加和删除了五次”,为英语学习者创造了光明。

因为这种坚定不移的毅力,他一生都在追求一件伟大的事情,不是追求名利,而是愿意默默无闻。

这样的前辈和领导人应该被永远铭记。

张振邦先生历尽沧桑,一路顺风。

-结束-

参考:

https://dbsqp.com/article/83032

https://www.sohu.com/a/259831451_407297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620802

http://www.ses.shisu.edu.cn/06/99/c468a1689/page.htm

https://www.guancha.cn/wenhuibao/2012_09_14_97694.shtml

丝瓜你是不是经常炒蛋或者做汤?试试这样做,想不好吃都难
20万左右的车都是哪些车型呢?如果你有20万,那么这款车是你
同贺国庆,共享荣光(逐梦70年)
徐志瑶双色球第19109期:关注小号红球转热